中國西藏網 > 文史

【buyupapp】深愛藏北高原這片熱土

發佈時間:2020-12-23 08:38: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這是從北京開往拉薩的京藏列車到達拉薩站(唐召明2010年攝)

  茫茫藏北高原,高寒缺氧,被稱為“生命禁區”。京藏火車呼嘯而至,滿載着各族旅客的歡聲笑語。

  2006年7月1日,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鐵路——青藏鐵路通車運營。從這一天起,北京鐵路局北京客運段京藏車隊的姑娘小夥們,以及他們的T27/28次列車開始了北京西—石家莊—西安—蘭州—西寧—格爾木—那曲—拉薩的“天路”之旅。

  2014年12月10日,全國鐵路調整運行圖後,這趟列車改為Z21/22次列車,他們又開始了北京西—石家莊北—太原—中衞(寧夏)—蘭州—西寧—德令哈—格爾木—那曲—拉薩的“天路”之旅。京藏列車全程也由4064公里縮短至3757公里,運行時間從最初的48小時縮短到46小時、44小時,直至41小時。

  截至2016年2月5日,京藏列車的車體由北京鐵路局移交瀋陽鐵路局前,京藏列車的乘務員雖已換了好幾批,但他們始終保持着“挑戰極限,勇創一流”的青藏鐵路精神。

  他們,為旅客帶來温暖,架起了民族團結的橋樑,被旅客親切地稱為“天路彩虹”。

  藍天,白雲,皚皚雪山,雪域高原美景如畫。然而,高原缺氧卻是令人畏懼的現實。

  這是北京開往拉薩的京藏列車在通過唐古拉山區段時,乘務員池浩滿在向旅客介紹唐古拉山的情況(唐召明2010年7月7日攝)

  京藏列車開始運營時,從北京出發,一個單程要穿過六省一市,行程約4000公里。從青海的玉珠峯到西藏的安多縣,是550公里凍土地帶。列車經過的唐古拉山,在藏語中的意思是“老鷹飛不過的高山”。

  “上了藏北高原經常感到肩上像扛着一袋面一樣沉重,很容易忘事,經常出現耳鳴、耳脹。”乘務員賀磊告訴我。

  雖然常年在高原上跑,但列車員們仍會或多或少有高原反應。有時掃地就會覺得胸悶氣喘,有時不知不覺鼻血就流了下來。

  即使自己不舒服,但每當面對旅客,他們把這一切全拋在腦後,為旅客送去温暖,獻上真情。

  2006年初,青藏鐵路即將開通。時任北京鐵路客運段京滬車隊餐車長的彭海燕調任京藏車隊二組任餐車長。

  京藏列車運營之初,已是不惑之年的彭海燕克服人手少、工作量大和高寒缺氧等難題,以自己的實幹精神,帶領3名餐車服務員和5名廚師,在每趟有800多名旅客的列車上,以“缺氧不缺精神”的工作熱情,每天為旅客提供7頓正餐、4頓早餐,以及11頓乘務工作餐。


這是京藏車隊五組餐車主任韓莉莉,在唐古拉山區段為旅客進行點菜服務(唐召明2010年8月8日攝)

  要讓旅客在“天路”上能夠吃到飯,還要讓大家吃好飯,他們必須每天清晨5點起牀開始忙碌。就連列車翻越世界上海拔最高鐵路、沸點只有70攝氏度的唐古拉山區段時,也照樣忙碌,並能在3小時之內接待300多名旅客先後就餐。他們創造了“天路”上的奇蹟。

  回想京藏列車剛開始運營那幾年,京藏列車到達拉薩是晚上7點左右,第二天早晨8點多從拉薩返回北京,列車只在拉薩停留一夜。許多乘務員跑了幾年拉薩,卻從沒領略過“日光城”白天的風采,連布達拉宮和大昭寺也只能看看外部的夜景。

  鄭志剛,京藏車隊三組優秀共產黨黨員、硬座車廂乘務員。他克服高寒缺氧等困難,熟記高原鐵路沿途風光、歷史、環保等知識,在跟車跑了300多趟藏北高原的值乘工作中擔當起義務解説員的職責,以趟趟聲情並茂的精彩解説,廣受中外旅客讚揚,被稱為“快樂大叔”。

  2010年,時年47歲的高士英已是京藏車隊中年齡最大的乘務員。她放棄相對舒適的威海車隊列車長職務,主動請纓來到“天路”列車當了一名廣播員。她告訴我:“我還有3年就退休了。我願意來當一名乘務員,不為別的,就是深愛藏北高原這片熱土!”

  為了讓藏族同胞上了車不生疏,京藏車隊所有列車乘務員,都學習了藏語基本會話。遇到藏族旅客,都會主動用藏語問候,讓他們有了到家的感覺。

  “到了高原,旅客都很興奮,拍照、攝像,都怕錯過了景點。但大多數旅客是第一次坐火車上高原,沿途景點不熟悉,有時可能會錯過,有時還會搞錯了方向。”原京藏車隊隊長龔福利説。

  因此,大家想出了一個點子,把什麼時間列車會路過哪個景點,哪裏最可能出現藏羚羊,看景色時最好在左邊窗户還是右邊窗户……都及時告訴旅客。

  來到餐車,你會看到餐車兩端懸掛着帶有布達拉宮和藏羚羊圖案的西藏手工掛毯,還裝飾了吉祥金剛結和中國結。

  這是列車長王寶山向藏族旅客介紹“新華影廊”圖片。他和妻子李超同在京藏列車上為旅客服務,夫妻倆自京藏列車開通運營以來,一直比翼齊飛(唐召明2011年5月18日攝)

  很有紀念意義的是2011年5月16日,“新華影廊”20多幅圖片首次登上京藏列車餐車兩邊上方。這是由新華社北京分社和北京鐵路局聯袂推出的京鐵車廂圖片展,旨在紀念西藏和平解放60週年,也是打造特色文化車廂、進行圖片視覺傳播的一種全新嘗試。

  這年“暑運”期間,我再次登車採訪。幾位在內地讀書的中學生看到設在餐車兩邊上方的“新華影廊”很是興奮!他們邊拍照,邊談論着家鄉的變化。這些在北京、遼寧、山東等地上學的大學生及西藏班(校)的中學生假期回家,許多都乘坐火車。他們表示,京藏列車開通後成了藏族學生們回西藏的首選,既實惠又方便。在北京師範大學讀書的藏族女生曲珍興奮地説:“我們現在是可以常回家看看了。”


這是內地求學回家度暑假的藏族學子,在京藏列車乘務員的組織下在進行對歌比賽(唐召明2010年7月4日攝)

  原北京西藏中學校長李士成曾給我算過一筆賬,藏族學生從北京乘飛機回西藏,如果機票不打折,往返需要5000多元;而北京開往拉薩的列車通車後,如果買半價的學生硬坐車票,一個往返僅需500元左右,費用僅為過去的十分之一。

  京藏列車在“世界屋脊”的開通運營,拉近了雪域高原的距離,使唐蕃古道變成了觀光的幸福之路。(中國西藏網 文、圖/唐召明)

(責編: 常邦麗)

版權聲明:凡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註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buyupapp】跑過300多趟藏北高原

    北京鐵路局北京客運段京藏車隊原值乘的Z21/22次列車,從2006年7月1日開通,到2016年2月1日,已安全運行3196萬公里,運送旅客990多萬人次。[詳細]
  • 【buyupapp】一張舊影背後的傳奇故事

    我最近一直在整理過去在藏北高原所拍攝的照片。看到一名小男孩站在摩托車車架上,手扶車把的照片時,我禁不住打開30年來的記憶閘門,回憶起拍攝此照片前後的傳奇故事。[詳細]
  • 【buyupapp】論白,一位焦裕祿式的好乾部

    今年是西藏焦裕祿式的縣委書記論白犧牲15週年。不久前,我與幾位援藏幹部相聚,大家不約而同地追憶起與西藏自治區那曲市班戈縣原縣委書記論白所結下的深情厚誼,此緬懷之情令人感動。 [詳細]